•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蒂芙尼特讯

蒂芙尼:藝術與珠寶同生共舞

时间:2015-1-20 11:19:06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301  评论:0
内容摘要:電影《蒂凡尼的早餐》》(Breakfast at Tiffany's) 海報。  奧黛麗·赫本 (Audrey Hepburn)在電影《蒂芙尼的早餐中,身穿小黑裙, 佩戴“Tiffany Ribbon Rosette”蒂芙尼鑲黃鑽緞帶項鏈的優雅形象,深入人心。  蒂芙尼創造人查爾斯·路易斯·蒂芙尼  清晨的紐約...

電影《蒂凡尼的早餐》》(Breakfast at Tiffany's) 海報。奧黛麗·赫本 (Audrey Hepburn)在電影《蒂芙尼的早餐中,身穿小黑裙, 佩戴“Tiffany Ribbon Rosette”蒂芙尼鑲黃鑽緞帶項鏈的優雅形象,深入人心。

  電影《蒂凡尼的早餐》》(Breakfast at Tiffany's) 海報。

  奧黛麗·赫本 (Audrey Hepburn)在電影《蒂芙尼的早餐中,身穿小黑裙, 佩戴“Tiffany Ribbon Rosette”蒂芙尼鑲黃鑽緞帶項鏈的優雅形象,深入人心。

蒂芙尼:藝術與珠寶同生共舞

  蒂芙尼創造人查爾斯·路易斯·蒂芙尼

  清晨的紐約第五大道,空無一人。一夜狂歡后的交際花霍莉,不及褪去黑色的晚禮服、碩大的假珠寶項鏈,一邊就著咖啡吃著紙袋裡的可頌面包,一邊以艷羨的目光隔著蒂芙尼珠寶店的櫥窗向裡觀望……這是1961年奧黛麗·赫本在電影《蒂芙尼的早餐》中的一幕。在藍調“Moon River”的旋律中,霍莉一心向往的上流社會始終遙不可及,蒂芙尼卻因赫本的優雅高貴成為全世界女人心中的夢幻之地。

  1960年的《Glamour》雜志安排了兩名女大學生跟總統競選人合照,照片下還題上競選人給雜志讀者的勉勵字句。尼克鬆題的是:“多多閱讀,多多思考!沒有思考能力的女人,即使外表有多漂亮,還是魅力不足。”有趣的是,兩位女生身上都戴著蒂芙尼珠寶。事實上,175多年來,蒂芙尼以崇尚經典的設計和精湛的工藝讓世人傾倒,不僅受邀為各國王室、元首度身定做珠寶,一些作品還被藝術博物館收藏。在蒂芙尼珠寶店裡,有扎著白絲帶蝴蝶結的藍盒子,有出神入化的櫥窗布置,有令人眼界大開的奇珍異寶。正如赫本在《蒂芙尼的早餐》裡所說:到那兒去轉轉准沒錯。

  與愛馬仕同年開業

  19世紀30年代,歐洲大陸剛剛舊貌換新顏,新大陸正在蓬勃發展,社會上奢華風彌漫。1837年,路易·威登來到巴黎,開始學習旅行箱制作工藝﹔愛馬仕也終於在巴黎自立門戶,開了家馬鞍店。而大洋彼岸,紐約百老匯一家經營文具和精制工藝品的小店剛剛開張。

  這家店名叫“Tiffany&Young”,是來自康涅狄格州磨坊主的兒子查爾斯·劉易斯·蒂芙尼和他的同學約翰·楊合開的。

  查爾斯頗善經營,尤會搞噱頭。他曾在店中展示一整張象皮,為他的皮件做廣告,結果引來很多人看熱鬧、買“象皮”,以至警察不得不出面維持秩序。他還以極低的價錢買下一根破損報廢的、長達16英裡的越洋海底電報電纜,連同黏結其上的海底青苔、泥巴、化石一起截為10厘米長的小段,每一段附一張保証其為“原纜”的信函,包裝成精美的紀念品出售,結果被瘋搶一空。

  查爾斯還把貨品全部標明“鐵價不二”,不允許顧客討價還價,這種新穎的營銷方法佔據了當時不少新聞版面。郵購經營方式據說最早也是他發明的,蒂芙尼的郵購目錄從1845年就開始印刷出版。

  1853年,查爾斯獨掌公司控制權,改公司名為“蒂芙尼公司”(Tiffany &Co),並轉以珠寶業為經營重點。

  開創925銀 洗脫“美國暴發戶”形象

  在19世紀歐洲人眼裡,美國像個粗魯無知的暴發戶,有錢但沒有歷史積澱,更沒有藝術可言。然而1867年的巴黎世界博覽會,破天荒把金獎首次頒給了美國公司蒂芙尼,憑借一款鑲嵌有金、銅和琺琅的雕花銀器榮膺銀器工藝大獎。

  1851年,蒂芙尼公司聘請來著名銀器設計師愛德華·摩爾。摩爾在銀器設計中大量加入伊斯蘭文化元素,設計出帶有花、藤、果圖案的銅底飾有彩色琺琅的銀瓶、咖啡壺和茶杯。他還把在日本發現的藝術之美——牡丹、鳶尾花、櫻花、鶴、蜻蜓、鯉魚等元素,都用在銀制品設計上。而當時印象派藝術領域尚未興起東方思潮,連凡·高的日本風格畫作也是“后來者”。

  銀是首飾行業慣用的金屬材料,但足銀過於柔軟不容易成型,且易氧化,所以各家珠寶行在制作銀飾時都會摻雜分量不一的銅、鋅、鎳等其他成分。蒂芙尼公司經過試驗發現,在純銀中加入7.5%的銅得到的含銀92.5%的銀制品(925銀),不僅在亮度、光澤度及抗氧化性上最為理想,而且硬度最適中,能夠鑲嵌各種寶石。蒂芙尼用925銀制作的銀飾色澤光鮮、款式別致、工藝精美,很快在眾品牌中脫穎而出,在倫敦、維也納等地的世界博覽會中獲得許多獎項和大量訂單。1873年蒂芙尼的銀首飾盒銀器甚至被波士頓藝術博物館作為美國珍貴財富永久收藏。925銀后來也被各國珠寶生產商廣泛採用,成為國際公認的純銀標准。

  富賈名流陸續慕名而來。1861年,蒂芙尼受邀為林肯總統就職典禮設計紀念水罐。林肯還親臨蒂芙尼公司,為夫人選購禮物,在總統就職典禮和晚宴上,林肯夫人頸上佩戴的就是蒂芙尼的細粒珍珠項鏈。即使是首飾生意蕭條的南北戰爭期間,蒂芙尼也憑著為北方軍隊提供劍、旗幟和外科手術器械,生意不斷。而1865年約書亞·張伯倫將軍從戰場上凱旋時,又特意請蒂芙尼為他太太設計了一款手鐲,手鐲上的24個沙漏象征他每天24小時對太太的思念之情,沙漏上鐫刻有約書亞將軍每場勝仗的名稱,正中央的鑲鑽十字架則是他軍隊第5連的徽章標志。

  榮膺“鑽石之王” 名聲超過卡地亞

  19世紀中葉,受法國革命影響,歐洲王室動蕩,貴族階層衰微。1848年,法國國王路易·菲利普在“二月革命”中被迫退位,大量珍貴寶石隨著皇室貴族的逃亡散落民間。查爾斯趁機於1850年在巴黎開設了蒂芙尼分店,廣開門路搜羅歐洲的貴族御寶,成為第一批在美國面世的頂級名鑽。

  美國在經歷過南北戰爭后,正進入經濟快速發展期,“遍地是黃金”。蒂芙尼搜羅的這些珍寶,讓“美國暴發戶”們眼前一亮,立受熱烈追捧,查爾斯也被紐約市媒體封為“鑽石之王”。

  除貴族御寶外,查爾斯還聘請年輕的寶石專家喬治·坤斯博士負責鑒定及開發彩色寶石。在蒂芙尼之前,美國珠寶商很少選用彩色寶石的。坤斯以他的激情和豐富的想象力,將猶他州的黃石英、密西西比河流域的珍珠、蒙大拿的藍寶石、緬因州的電氣石等材料運用到首飾上,使寶石首飾的面貌一新,美國人自己都難以相信這麼好的寶貝竟出自本土而非外來貨。

  1878年,查爾斯以18000美元的高價收購全世界最大的黃鑽石。這顆重達287.42克拉的南非稀世巨鑽,經過坤茲的精心設計,被精湛切割和打磨成重128.54克拉的獨特枕形鑽石,有90個切割面(大多數明亮式切割鑽石僅有58個切割面),使鑽石最大限度地折射出耀目光芒。純淨如陽光一般的色澤、超凡的飽和度與艷彩度使這顆黃鑽成為全世界最為頂級的鑽石珍品之一,被命名為 “蒂芙尼鑽石”,是蒂芙尼精湛工藝的典范。在當年的巴黎世界博覽會,蒂芙尼獲得包括銀器設計大獎和珠寶設計金獎在內的8個獎項,晉升為美國首屈一指的高檔珠寶象征,在美國人心目中,名聲甚至超過法國老牌珠寶品牌卡地亞。美國政府邀請蒂芙尼設計制作了“國會榮譽勛章”——美國最高軍事獎項﹔1885年重新設計的美國國璽(通常運用在政府官方文件及美鈔上),也是蒂芙尼出品。

  1886年蒂芙尼公司推出了最經典的setting系列鑽戒,它的六爪鉑金設計將鑽石鑲在戒環上,最大限度地襯托出了鑽石,使其光芒得以全方位折射,盡顯其奪目光華。這種“六爪鑲嵌法”至今仍是世界上最流行的婚戒鑲嵌法。

  新藝術運動先驅 奠定簡約風尚

  蒂芙尼開業第一天銷售額僅4.98美元,而1902年查爾斯去世時,留下的遺產多達3500萬美元。繼承這份龐大遺產的是查爾斯的兒子路易斯·康福特·蒂芙尼。

  路易斯不若父親那般有銷售頭腦,但他在裝飾性玻璃制造方面表現了驚人的藝術天分。接手父親的公司前,他自己開過一家專制嵌花玻璃的公司,也叫“蒂芙尼”,出產的彩色玻璃窗風行一時,他設計的彩色玻璃燈至今仍出現在博物館和拍賣行,任何一件都價值數十萬美元——玻璃燈罩是路易斯利用光學原理設計的,打開燈或者陽光投射后,上面的彩繪畫能散發出驚人之美。

  接手父親的蒂芙尼公司大業后,路易斯除了擔任行政責任,還兼設計總監一職。他將過去的藝術經驗運用在珠寶設計上,混用嵌花玻璃、馬賽克嵌畫、琺琅、銅器、陶瓷等在首飾設計裡﹔他還發明了獨一無二的螺旋形紋理和多面形鑽石切割工藝,使鑽石的光彩更加絢爛。

  路易斯曾在巴黎學習藝術,當時與維多利亞時代華麗風格反其道而行的新藝術運動正在歐洲興起,路易斯是其狂熱支持者。蒂芙尼原本有位設計師保爾丁·法很受矚目,曾在1889年世博會上一人為蒂芙尼攬回6枚金牌。保爾丁的作品如文藝復興式樣的銀質餐具,非常精致,但因為走的是傳統的華麗路線,新老板路易斯不喜歡,他隻好辭職走人。

  路易斯任用的設計師都有明顯的新藝術運動風格:經常使用有非對稱性、波浪形和流動的線條,這些線條大多取自花梗、花蕾、葡萄藤、昆虫翅膀等自然界中優美又有曲線的形體。蒂芙尼的設計理念由此奠定——線條簡潔明朗,凝聚和諧自然之美,有別於卡地亞的法國式華貴,一如美國這個新興、明快的國家氣質。

  “珠寶詩人”史隆伯杰成紐約新寵

  蒂芙尼總店門口的正上方,有一座近九尺高的雕像——希臘神話中,以雙肩頂天的巨人“阿特拉斯”。隻不過,換了一座巨鐘扛在肩上。隨著紐約市區的不斷向北發展,阿特拉斯也隨著蒂芙尼店一次次北徙。最近一次是在1940年,蒂芙尼搬到了名店雲集的第五大道。《蒂芙尼的早餐》中奧黛麗·赫本在門口徜徉過無數次的,便是這家蒂芙尼總店。

  電影拍攝時,電影公司為了不干擾商店做生意,對第五大道從晚上5點到清晨實行交通管制,將近兩個星期之久。直至半個世紀以后,《蒂芙尼的早餐》中赫本永遠的微笑依然停留在世界各地的蒂芙尼專賣店中。

  成為永恆的,還有電影海報中赫本佩戴的那條由白金和鑽石打造的緞帶項鏈,簇擁著蒂芙尼那顆著名的黃鑽,光芒照人。緞帶項鏈是由新加盟蒂芙尼的讓·史隆伯杰設計,當時為了設計堪與蒂芙尼黃鑽匹配的底座,史隆伯杰構思了三款不同風格,除緞帶項鏈外,最有名的是“石上鳥”。這款傳奇設計誕生於1956年,由18K金底座鑲嵌鑽石而成的小鳥棲息於蒂芙尼黃鑽之上,至今仍是蒂芙尼總店的鎮店之寶。

  史隆伯杰的創作靈感主要來自大自然,花卉、樹葉、蝴蝶、雀鳥、海洋生物都是他的設計題材。他的作品充滿三度空間的立體感,將彩色寶石、琺琅與貴金屬靈活交錯運用,線條不規則、不對稱,不矯飾,作品如詩如畫,他也因此被稱為“珠寶詩人”。在他的作品裡,樹葉首飾像真葉子一樣卷曲著,分有正反兩面﹔花瓣首飾也像真花瓣一樣開闔自如,底部紋理細致,極為逼真。

  史隆伯杰在蒂芙尼公司頗受禮遇,他有專用工作室和沙龍,並配備專屬電梯。這位才華橫溢的設計師自身也充滿魅力,很快成為紐約社交界的新寵,蒂芙尼的多位著名客戶都是史隆伯杰的擁躉。1961年,他運用了如今僅存於蒂芙尼公司的制作工藝,用紅、綠、藍、玫瑰和白色點綴制作一款琺琅彩手鐲,其半透明的光澤,帶著華貴繽紛的迷人魅力,成為杰奎琳·肯尼迪的最愛,經常與她一起出現在照片中,故而得了“杰姬手鐲”的名字。伊麗莎白·泰勒也是史隆伯杰迷,李察·波頓在1962年請史隆伯杰設計一款海豚胸針,在泰勒主演的電影《巫山風雨夜》首映夜送給泰勒,此后很長時間裡,這枚海豚胸針與泰勒形影不離。

  不僅僅是首飾

  蒂芙尼公司允許設計師和工匠無拘束地發揮想象力,並使其歸入同一個設計趨向,這是蒂芙尼充滿商業優勢的根本。這一點,自路易斯之后的歷任CEO都身體力行。1954年紐約大商人沃爾特·霍文買下蒂芙尼之后,請來一批有才華的設計家,除了史隆伯杰之外,還有負責設計陶瓷和銀器的凡·崔克斯,在任內曾為詹森總統夫人設計過白宮中圈套餐具。首飾部門有巴黎請來的設計家艾爾莎·柏瑞蒂,她從骨頭、咖啡豆等天然物品中獲得靈感,為蒂芙尼設計了一種價格不高卻精美出眾的項鏈,打破了僅為富人設計珠寶的舊觀念,她設計的鏤空雞心形項圈暢銷長達20年之久。藝術大師畢加索的女兒帕洛瑪·畢加索在霍文臨退休時加盟,她的設計用色大膽卻協調,外形簡單但搶眼。她還自己親自上陣做廣告模特兒,一頭烏發,一抹紅唇,為蒂芙尼增添了一道驚艷。

  20世紀80年代,蒂芙尼一度被化妝品集團雅芳收購。然而雅芳的平價形象和蒂芙尼的高貴奢華有著天壤之別。雅芳苦苦經營四年多,終究是“門不當戶不對”,生意一落千丈。1984年底,蒂芙尼脫離雅芳,新任總裁威廉·錢尼在歐亞洲廣開分店,貨物項目增多,除了仍佔大多數份額的珠寶首飾和傳統的銀器、水晶、陶瓷、玻璃、文具、鐘表等產品外,新開發出香水、圍巾、皮包等。除了標榜最細致的做工、最精美的設計之外,宣傳合理的價錢、完備的服務。不論顧客買的東西大小、價格高低,一律用蒂芙尼特有的“藍盒子”精心包裝,再系上雪白的緞帶,高雅大方。

  “蒂芙尼藍”首次出現,是在蒂芙尼1878年的珠寶目錄封面上。1906年《紐約太陽報》曾有報道說:“無論人們願意出多少錢,查爾斯·劉易斯·蒂芙尼先生有一樣東西是隻送不賣的,那就是他的盒子。公司嚴格規定,印有公司名稱的空盒子是不能帶出公司大門的,因為它意味著蒂芙尼對所盛之物的產品保証。”

  蒂芙尼的品質保証來自一群技藝精湛的珠寶師、鑲嵌師和拋光師,小到一枚訂婚鑽戒,大到全程需500小時方可完工的項鏈,無論繁簡,他們都日復一日地精心雕琢。蒂芙尼在業界秉持最嚴格的鑽石評級制度,隻有極少數的鑽石能夠被認定為合格。一顆鑽石通過公司鑒定后,工匠會仔細研究這顆鑽石的天然形態,精心切割,著力展現它的自然之美,甚至不惜犧牲鑽石的克拉數。隻有這樣,每顆鑽石才能完美地展現其璀璨光華,每一次鑲嵌都是為鑽石本身量身定制。值得一提的是,所有血鑽和非法開採的貴金屬都被蒂芙尼拒之門外。

  無與倫比的設計和完美無瑕的工藝,使蒂芙尼的珠寶首飾不僅僅是商品,更是藝術品﹔所以它們無關材質,也不以克數為單位售賣。正如路易斯·蒂芙尼說:我們靠藝術賺錢,藝術價值永存。這便是蒂芙尼的精髓所在吧。


相关评论
蒂芙尼特讯
    该栏目下无二级栏目